数字化人才转型下智能管理新“六艺”

钱鹏,中国人力资源科技TOP人物,HR数字化俱乐部创始人,数字化创新专家。他用“六艺”理念塑造全新人力资源转型胜任力指南。人力资源管理的魅力在哪里?走进本期节目,曹星原将与嘉宾钱鹏共同探讨HR的艺术。

拥抱未来世界数字化变革

曹星原:钱鹏先生对数字化管理、数字化思维、智能化的未来特别有研究。因此今天请他来和我们聊一聊,究竟什么是数字化人才管理,它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前景。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人力市场当中的一员,都会面对这个问题,我到了一个新的职场,总会有那么两三个人来带我转一圈,最后见见主管。听说在您的管理之下,现在就不用这一套了,而是HR智能化的机器人。

HR智能化机器人面试
HR智能化机器人面试

钱鹏:现在很多是通过AI来进行面试,所以其实来面试根本就不用到公司。我们有一款产品,它会问您问题,您直接通过语音,或者输入您的答案,它可以把语音转化成文字,和这个岗位所需要的能力、要求进行一一匹配,如果达到了一定分数之后,它就会推荐您进入下一步的面试。

所以现在职场招聘的过程,已经开始慢慢被数据化,被AI所改变。

曹星原:一切都是网上申请,网上处理,但这会不会使我们失去一些特殊人才,一切都是量化,量化是在一种普遍性的基础上分析出来的,而我们人不是一种普遍性的产品,这个您怎么解决?

钱鹏:这其实是基于大数据,它不能保证100%的不把那些优秀的人才筛选出来,但是他可以帮助我们提高效率,如果能做到80%、85%,其实就可以大大提高我们效率,那么我们可以把时间和精力,放在真正的核心人才上。

曹星原:我一直在担心机器人会不会取代我们,其实艺术创作也是数据化,也是数字思维

比如我们常常听到的到书里面去找,先临摹一大批,这个临摹的概念,就是我跟其他人学,积累学习他们怎么画的数据,分析他们的特点,积累在脑子里,画完之后到外面写生,又积累了我对自然的观察,又是一个数据,最后我自己分析,然后得出我的创作,这个创作实际是基于前面的数据加以分析得的结果。

但是我现在的优势在哪,没有一个计算机能像我这么快,很少有计算机能够把中国古代、西方古代、西方现代、中国现代的艺术都集中在一起,分析今天当下环境市场,我最后决定要画这个,AI应该暂时做不到吧?

钱鹏:暂时做不到。其实数字化不能代替我们的创意,即便它的运算速度非常快,人类的创意,就是您所专注的艺术,是不能被机器所替代的。

其实您说的艺术,和我们人力资源的管理都是相通的,它需要对人的关注,对人感情的关注,对人的特殊才能的关注,这些东西其实是机器不能完全替代的,即便数据再大,也需要人在里面去扮演重要的角色。

曹星原:现在90后是我们社会的主力,那像我这个年龄,我都担心机器人会抢了我的饭碗。你看90后,替他们展望一下,他们应该做什么样的准备,他们怎么样利用机器人,可以增加他们的竞争力?

钱鹏:他们那一代反而更加拥抱数字化的技能,而且融入到他们的生活当中,让他们变得更有效率。在工作当中,他们可以更多地学习一些新技术,然后把这些技术更好地运用到工作当中去。

数字化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每一部分,所以不管什么年代,不管是哪个年龄层的,我们都应该去拥抱数字化的趋势。

拥抱数字化趋势
拥抱数字化趋势
数字化时代把人放在设计的核心

曹星原:我读的是美术,美术原来是师傅带徒弟,师傅带徒弟没有一个量化和规范。在今天,我们把所有的好画、好作品分析一下,输入给这些机器,让机器去做。我看到一款机器在写王羲之,写得比我好。我念了那么多年,我写不过一个机器,这我不就完了吗?

钱鹏:您说的王羲之,其实他的美里边,有时候一种不完全100%的完美,反而是变成了他的特色,而我们机器可能写出来是100%的完美,反而是缺乏了这些东西。

以前可能没有人想过给机器人加一点个性,那就是艺术和科技的结合。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也许我们可以在艺术中加一些个性,那就非常有意思了。

艺术家和科学家,或者电脑的专家进行合作,也许我们的数字产品就有艺术性了,就有更上一层的创新。

曹星原:那这样想想我就感觉很恐怖了,我要临摹一个伦勃朗的画,首先我要有很多年的训练,然后琢磨他的画,之后我再临摹,临摹很久也不一定像。现在有了机器人,我把伦勃朗的色彩效果、色彩特点、造型特点、厚薄怎么画都输进去。

钱鹏:作为一个画家,可能需要去临摹很久,但我觉得临摹的最终目的,其实不是为了去重复,去临摹,是为了我能够有这个技能去创造。

那么这个创造力,是机器所不具备的,它即便再先进,它可以把伦勃朗和其他画家结合起来,但是结合之后的结果,它没有一个审美观,判断结合结果到底是60%的伦勃朗+30%的达芬奇是不是更美,它没法做这个判断,它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怎么样,这个还是需要我们人类,一个像你一样的艺术家去做。

曹星原:人类的这种判断,其实是人的感情,感情这一块,机器人有没有可能模拟?

钱鹏:可以模拟一小部分的感情,但人类的感情是非常丰富的,而且不断在变化的,这些是机器无法替代的,我们应该拥抱这个未来。在数字化时代,我们需要真正把人放在设计的核心,所有的科技都是围绕人的体验来进行设计的。

数字化转型下的智能管理新“六艺”

曹星原:您在管理上有一个六艺的管理模式,让我很惊讶,因为六艺是古代西周时期的说法。那你在智能管理当中,怎么把古代的东西翻用到最前沿的当代科技当中呢?

钱鹏:我觉得古人非常智慧,六艺即便在今天或者面向未来数字化的时代,依然可以用到。六艺就是礼、乐、射、御、书、数,那么这六个方面,我在数字化时代对它进行了新的诠释。

「礼」,就是在公司当中,我们要树立一个数字化文化,只有当这个文化树立起来之后,后边很多的项目才能够推动。「乐」,是指在这个数字化的时代,我把它说成一种公司当中新文化的推动、传播,一个理念是需要有一个很好的途径传播,那么在数字化时代,它就赋予了我们新的工具和渠道。通过数字化的渠道,去进行传播,这就是乐。

曹星原:一般人把「乐」理解成是音乐,实际乐是为了把礼国号的体现出来。

钱鹏:那么第三个就是射(设),「设」是什么,就是要有一个目标,我们只有设定了目标,才知道我到底达成了什么样的结果。所以「设」,我就把它叫做设定目标,这是我们的数字化转型的一个明确的结果。

还有一个就是「御」,御就是在企业当中有一个变革,那么变革在任何一个企业当中要推动的话,很多时候会碰到阻力,那么我们如何去和周围的部门,和外部的专家进行合作,在内部推动变革,就是我所说的这个御领变革。

曹星原:这里面还带有整合各方面的元素和可能性。

钱鹏:第五个「书」,书就是我们推动这样一个大型数字化的转型,一定是要有计划的。计划在开始的时候,我们就要非常明确,我把它叫做路径图,那么「书」就是我们制定公司数字化转型的路径图。

最后一个就是「数」,数在数字化时代,我们需要用一些大的数据、真实的结果来衡量我们数字化的转型,所以我用最后的其实我觉得也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数来衡量我们的结果。

曹星原:今天非常感谢钱鹏先生和我对谈了那么长时间,给了我很多的启发,让我对很多迷惑的数据化的问题,一下豁然开朗,我相信坐在镜头前面的观众也会有这种感受,听明白了,而且没有那种恐惧感了。

AI不是那么可怕,数字化的管理、数字化的思维,原来就是这么平易近人,我们每一个人听懂了就能掌握,所以这个真知灼见必须得真人、高人来给我们解说才行。

原文来源:有思想的talk君

免费预约演示

今天已有35个团队预约!

免费预约演示

今天已有35个团队预约!

申请预约演示

今天已有35个团队预约!

免费预约演示

今天已有35个团队预约!

在线报名

已有13485个团队报名!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我们的专业顾问会向您介绍训练营详细的情况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我们的专业顾问会向您介绍训练营详细的情况

联系 Runwise 创新咨询经理:+86-186-0034-2649

留下联系方式,我们会立即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