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曼底登陆事件敏捷战术对企业的启示

敏捷战术

在如今的时代,一味地逃避不再是长久之计,所有的组织都需要投资于一种独特的企业能力:敏捷。以著名的诺曼底登陆战为例,我们学习一下其中的敏捷战术,并思考敏捷带给我们的使命。

敏捷战术


在战役真正打响之后,海面的迷雾和敌军的阻挠,都使得原来的作战计划难以实施。数千架轰炸机为抢滩登陆扫清障碍,上千艘登陆艇载着15万士兵横渡英吉利海峡,然而糟糕的天气使得原定于6月5日的作战计划不得不推迟。艾森豪威尔在这个艰难的时刻毅然决定第二天继续实施原计划,尽管天气有可能越来越差,他也不愿意按兵不动数日直到适宜的天气重新来临。(事后来看,诺曼底登陆后几天内就有强风暴来袭,在这样的天气中根本无法实施作战计划。)正如事前担心的,巨浪将一些盟军的登陆艇冲离了预定的登陆点,有些区域浮动装置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另一些深陷巨浪的舰艇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一起投放的290辆两栖坦克中,就有42辆中途沉没。然而,随机应变的敏捷战术挽救了很多战士的性命,成功到达海岸

尽管盟军的情报战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德军指挥官仍然将诺曼底海滩视为可能登陆的位置,并部署了重兵把守,海滩上布满了地雷、反坦克障碍物、铁丝网、陷阱等,这也是登陆战伤亡惨重的重要原因。

这些潜在的毁灭性打击依然被意志坚定的美军士兵克服了,他们充分发挥创造力、决断力,想尽一切办法达到目标。正如老兵理查德·巴雷特上校所说:“尽管在美军中敏捷一词很少被提及,但在艰苦卓绝的战争环境中,为了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任务,大家都在亲自践行着。”

诺曼底登陆甚至整个二战中,最能体现敏捷战术的地方在能够俯瞰奥马哈海滩的奥克角,那是整场战役中伤亡最惨重的地点奥克角是紧挨着海边的一个100多英尺的高耸悬崖,这给德军提供了绝佳的观察、阻击的位置,他们能够轻松地消灭任何登陆海滩的盟军。盟军情报局早已侦测到此处有强大的火炮配置,并且派遣了空军进行定点轰炸,但也无法保证能完全清除德军所有的防御装备。

一项几乎难以完成的任务落到了美军第二营、第五营的头上——攀上悬崖,占领阵地,摧毁防御。第二营将打头阵登陆并尝试攀登奥克角,第五营则与第29步兵师一同登陆作战,协助第二营作战。受过英国皇家海军的训练,并通过实战考验的战士们开始努力研究情报并进行预演,认真检验任何一个可能阻挠他们完成关键任务的突发状况。他们已经拿到了雷达定位设备和水陆两栖卡车以及其他所有相关装备,准备接受大雾和敌军的挑战。

每一位战士都明白这项任务的意义和重要性,他们彼此互相信任,坚定不移地遵循长官的命令,心甘情愿地承担风险突击队总指挥詹姆斯·鲁德尔上校身先士卒,也参与到攀登悬崖的行动中来。

然而,这个作战计划一开始就出了问题,10辆主力两栖车沉入海底,新型雷达定位装置也失灵了,军队被导航至错误的方向。要重新回到正确的登陆点,队员们必须要调转航向,与海岸线齐平,然而这样会使得他们变成活靶子,更容易被敌军击中。许多登陆艇和两栖车都沉没或动弹不得,在还未来得及登陆时就已经产生了严重的伤亡。第二营的战士顺利登陆海滩,并在德军的疯狂扫射下继续向悬崖进发。然而,当他们抵达崖底时才发现,用于攀登的梯子根本不够长,无法抵达崖顶,加之绳索都被海水打湿了,发射器也无法将其送至崖顶。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坚持向上攀爬,遭受了严重的伤亡。那些成功登顶的人又面临另外一个挑战:那些枪都被移位了!带着指挥官下达的死命令,他们开始快速向内陆地区搜寻,终于找到了被隐蔽起来的大炮,用铝热剂手雷将其摧毁。

与此同时,在海滩上鏖战的第五营最终与悬崖上的第二营会师。为了守住据点,突击队员开始严防德军反扑,他们设置路障,击退了无数次德军的反攻,直到后续部队将他们替换下来才结束。

这两个突击营伤亡惨重,阵亡的、受伤的、被俘的加起来超过70%。即便遭受了严重的损失,这些部队还是非常坚定,表现出非凡的奉献精神和必胜的决心,在挫折面前展现了强大的敏捷性,逐一解决任何挡在路上的困难

类似的敏捷战术也体现在战役中其他部队上,例如另一个关键的任务就分配给了伞兵部队,他们在战役打响后就被投放到海滩后方的重要位置,遭遇了数不尽的挑战。天气、执行失误、敌军火力等因素都导致伞兵投放精度降低,最终零零散散地分布在一大片区域之中。那些发现自己与队友失散的美军士兵,自发地组成了小型战斗部队,按照军衔或环境指定了队长,协调一致行动,占领了桥梁等关键的战略要地,为战役目标的实现作出了杰出贡献。

另一个敏捷战术的例子是“犀牛坦克”的发明尽管盟军花费了多年时间研究法国的海岸线,却怎么也没想到忽视了一个致命的细节:法国农村常用的灌木篱笆墙竟然成了坦克通行的绊脚石为了应对这个不曾预见的挑战,美国士兵开始给坦克装上“獠牙”,材料也是就地取材,通常用的是德军部署在海岸线上的钢材。在那之后,这种对坦克进行的临时改造被认真研究,并大规模进行生产。

敏捷使命


回顾历史上不同的时期,就算科技水平、经济发展、政治制度、社会结构天差地别,竞争性环境的基本特征却不曾改变过,无论是要控制欧洲的一场战争,还是要争取市场份额的一场商业竞赛,均是如此。这也是为什么诺曼底登陆战已经过去几十年,其中的敏捷战略和敏捷战术还在被美国军方研究和推广的原因之一。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阻碍,持续的地缘政治和社会矛盾,新技术下的军备竞赛……这些都只不过是引导人们持续探索敏捷的挑战。一旦我们掌握敏捷的力量,就能够与现代化的藩篱一比高下,去实现我们最辉煌的目标,也就是说,任何组织或其领导者都可以通过投资敏捷来更好地抓住这个时代的机遇我希望通过这篇文章,大家可以抓住一条核心信息,那就是组织的敏捷性是可以通过系统的调查、准备和规划来实现的。它需要由高层领导对组织结构进行特定的设置,提高组织关于敏捷的知识储备和质量,并培养敏捷能力。有了目标明确、训练有素的方法,敏捷必将会成为一种思维模式,一种决定我们如何研究环境及作出应对措施的思维方式。

原文作者:Leo M. Tilman
翻        译:胥云宝